发糖小能手

挖坑专业,填坑要命。

抑郁没跑了……哎呀为什么我们这种不讨人喜欢的人要出生啊_(:_」∠)_

日常丧,磕完米之后活蹦乱跳,一离开又开始丧,绝望

不存在的,巴形不存在的,大概是官方忘记把他放到我炉子里了_(:_」∠)_

一期一振你怕是没有一个叫后藤的弟弟😒

疯狂盗图_(:_」∠)_

阳殷人生如戏:

◆Code Geass◆
去年拍的,悄咪咪在这再放几张……
- ٩̋(•᷄◟̵◞̵•᷅‧̣̥̇)'`~ィ✧
摄影:Kululu
鲁路修: @发糖小能手 (@叶峰青)
C.C.:穆鱼
朱雀:自分

每天都想着要投敌2


#注意事项#

#作者虽然智障但是个正经人

#别跟智障计较

#文笔?不存在的

#女主不是个正经人

#三观不正

#第一人称

#ooc预警

#嫖的大概是源氏兄弟,对,一嫖嫖两

#某些描写可能导致不适

#血腥暴力描写有

#求你们了雷的话就别看了那么大的人了关网页什么的都是会吧?

以上

———————————————————————————

渐渐地,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恢复,隔着眼皮隐隐约约地能够感受到一点不太亮的光。

我琢磨着我的魂儿大概是已经被勾到地府了,于是我根据上一次的历史经验估计了一下到达往生池的路,又回忆了一把剧本们都被放在了什么地方,算好了线路之后在心里默数三声而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就要撒开脚丫子向目的地跑去。

我觉得胜利在望,仿佛能预见到这操蛋的一生终于要被终结,欠的一屁股债也能因为我的死被抹平,然后自己开开心心忘掉各种前尘过往是是非非,作为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人迎接美好的新生。

下辈子我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大概会是一个有钱有猫的人。

毕竟这辈子这么倒霉了,下辈子总能过点好日子吧?

可惜残酷的现实告诉我,并不是心有多大就能有多大的舞台让你浪的。

就在我怀着对未来的希冀猛地睁开眼,试图蹦起来按着我预先估计好的路线进军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在右臂上雷暴一样炸了开来,扯住了我的半个身子让我重新摔到了地上。

瞬间就把我摔醒了。

我才发现身上疼到爆炸,低头一看还能看到右臂的衣物上正在氤出深色的湿痕,淡淡的血液腥气逐渐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场面就跟每个月那几天发现自己忘了带卫生用品一样尴尬。

更尴尬的是,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意思意思动弹了两下,算是和对方打了个招呼,顺便表达了一下自己身负重伤的现状,然后继续心安理得地瘫在地上装咸鱼。

“贵安。”来人有着丝绒般低沉悦耳的音色,可惜的是语气里并没有什么感情,他从容地走到我身边跪坐下来,微微颔首致歉“日前之事,是家兄失礼了。”

哦,原来捅我的是你哥。

“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

所以如果没事求我你就不来了是吗。

“舍弟频危,还望姬君不计前嫌,不吝相助。”

啧。

怎么说呢,这个状况我都替他尴尬。

亲哥昨天刚捅了我,今天他弟就非我不可了,这种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典型爽文桥段真是深得我心。

一般按照套路,我大概能趁机拿乔作妖,好好地欣赏一下他们屈辱的表情,然后大度地不计前嫌救人水火,事后也许还能引起某人的愧疚刷点好感度艹一个好点的人设之类的。

可惜这里并不是那种类型的文呢。

我低估了自己立flag的能力,也高估了他们的仁慈。

救他弟弟的确是救他弟弟,可惜要拿我的命去救呢。

我就说我这种管杀不管埋的人能怎么救谁呢。

就业和专业不对口,我也是很绝望的啊。

对方手上有刀,他们才是大佬,我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啊。

我上辈子那个搞事失败的老板说的就很对,活着的时候窝囊,死的时候好歹也要有点尊严。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哪里活窝囊。

“我是什么人呢,可当不得少爷的一声姬君,”好歹上辈子也当过花魁,对着什么人说什么话摆什么的脸我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对方这种正经人,最讨厌那些轻浮脂粉了——果然,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我掐着嗓子笑了一下,再接再厉,“本来就是个已死之人了,现在不过是再死一次好去该去的地方而已,但还是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呢。”

“如果可以的话,请您事后给我烧件好点的衣服吧。”

“毕竟我们这样的人,就算里子都烂光了,面子,也还是要的呀。”

每天都想着投敌

#注意事项#

#作者虽然智障但是个正经人

#别跟智障计较

#文笔?不存在的

#女主不是个正经人

#三观不正

#第一人称

#ooc预警

#某些描写可能导致不适

#血腥暴力描写有

#要不你们还是别看了吧

#求你们了雷的话就别看了这么大的人了都知道怎么关网页了吧?

以上

——————————————————————————————

——————————————————————————————
嗨大家嚎。

我这辈子的代号是十三。

上辈子也是。

名字什么的,不重要的,反正这个东西我两辈子都没有,也还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本人不是时政手下的审神者,从名义上来讲,我算是签了用人合同的公务员,但实际上,内部的那群大佬们都管我们这样的特殊编制叫资产。

没有残值也不提折旧的那种。

所以理所当然的,什么辞职啊退休啊年假啊都是tan90°,不存在的。

除非你能彻底地在所有平行时空的时间线里把自己的痕迹全部抹掉,不然,别说做鬼,就算你灰飞烟灭了,时政那群血吸虫也不会放过你。

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嘛。

上辈子我生在一个新旧交替的动荡时代,老地主旧贵族们和他们眼中的暴发户们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

自古以来都是神仙打架,蝼蚁遭殃,市井小民在那个时候能活到寿终正寝都能被尊称一声大佬,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能在那种水深火热的年代里平安长到一十五六,想都知道干的也不是什么正经活计吧?

对啦就是旧贵族们家里养的死士嘛,能打能扛,能杀人能放火,必要时还能背锅,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再合适不过了。

女孩子嘛,虽然说很难和男孩子一样爬墙钻地飞檐走壁无声无息取人狗命,但是扮成游女流莺什么的,在某些时候一击毙命的可能性,倒是比男孩子还要高。

而且女孩子什么的,比起男孩子来说,便宜多了。

就算是死掉了,也不会很心疼嘛。

反正再买一个也费不了多少钱。

看到这种开头,就知道会是什么结尾了吧?

本来嘛,我这种封建糟粕,历史遗留问题,就应该随着战争尘归尘土归土,连着那些顽固腐朽的老棺材瓤子一起入土为安,不用再挡着谁的路碍谁的眼。

但是!架不住他妈的时政里面有大脑短路的圣母玛丽苏啊!

不不不这不是黑玛丽苏,毕竟我也常常做梦能成为一个翻云覆雨纵横捭阖的女大佬嘛,最好还是那种传说中你没权没钱没文化都不好意思当我裙下之臣的那种大佬。
啧,可惜出生的时候拿错了剧本。

于是霸道总裁沦落成了洗脚婢,还在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鲁瑟的一生准备在投胎转世重新抢个好剧本的时候被人挖了出来。

然后一睁眼,还没回神的时候就被劈头盖脸地数落了一顿,从助纣为虐的帮凶一直骂到不知廉耻的小婊砸。
瞬间不怎么清醒的脑子就蒙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地签了读作赎罪券写作卖身契的契纸被空投到了本丸了。

然后就被捅了一刀。

一期一振干的好事。

照理说你要杀人吧,把人随便弄死,最多分个尸泄泄愤。

可他偏不。

他把我钉在了墙上,一边缓慢地转动刀柄一边查我水表。

我他妈从上辈子起就是个黑户哪来的户口本身份证啊?!

我只能说实话我不知道,可是到了他眼里我就是宁死不屈。

于是他把刀柄转了一圈后拔出来利落地挽了个刀花,甩掉了刀身上的血,然后又捅了我一刀。

真棒,他再多捅几下,估计又能下地狱了。

什么仇怨什么罪孽,都他妈见鬼去吧。

这一次,怎么着都要要跑得快一点,争取跳进往生池啊。

一期一振,如果你弟弟锻不出博多,你就去无缝远征吧别回来了_(:_」∠)_

记梗,我的一个直♂男朋友

本文已经加入有生之年豪华套餐
作者正经人
虽然是个脑残加智障
文笔比不过小学生
逻辑大概还在幼儿园阶段
不OOC不可能
脑洞承包宇宙
关爱残疾人,请勿计较
为了您的三观安全,现在走还来得及。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请往下看。










————————————————————————————————
刀男梗
男审
三个好基友,两男一女,于是最后三人行必有一单身狗
倒霉的审是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然而蜜汁体质总会吸引奇怪的超自然生物
然而超自然生物都想吃了他
经过消化道吃到肚子里的那种
被骚扰了这么多年男审烦不胜烦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
听说刀剑能镇宅驱邪于是跑去做时政做临时工试试是不是真的有用
结果妥妥地被坑卖到黑暗本丸
凭借自己两辈子的阅历给刀们灌毒鸡汤成功地活了下来
然后发现真的能睡好觉
于是过了一段日子和刀们关系逐渐融洽后再一次被袭击了
理由是天守阁结界是坏的原来之前每晚都有刀暗搓搓盯着他
放心了之后就没刀盯着了于是就他妈的出事了
情急之下抽出藏在枕头下的没被唤出付丧神物吉本体捅了超自然生物一刀结果顺便捅伤了自己
召唤人是要负责的,于是改了终身制
开始了作为刀生导师的生活
男审坚信,你特么有时间搞幺蛾子钻牛角尖一定是因为你太闲
于是他斥巨资搞了一个书房,把他在现世无处安放的祖传图书们搬到了本丸并且开始强行布置读书笔记
小说漫画正史,不拘刀们看什么,但是一天三千的读书笔记不能少,并要求硬笔正楷,不会写硬笔书法,以及假装不会写的,男审表示我们可以面谈:)
哦如果当天出阵的话我们当然可以少写一点:)
于是本丸迅速兴起了学习风潮,其中数珠丸和左文字一家的见解在致郁系的文学和哲学著作中独领风骚
男审看读书笔记看的有点担心他们会不会想不开集体去跳刀解池
哦,还有笑面青江对于金瓶梅的独特见解也是十分的骚
至于鹤丸,他对于各种奇幻小说十分的着迷,尤其是关于各种于航天相关的书籍
男审在与伊达组开过会后,全票通过采取措施,必要时采取强制措施,防止鹤丸国永作死上天
毕竟这把刀就算真的成功窜上了天他也活不过大气层,想死的话不如直接去跳刀解池,省时省力还方便快捷
小短刀们沉迷儿童必读推荐书单,开始有了成长的烦恼,一期一振和鸣狐天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冲田组沉迷新选组血风录,织田组沉迷战国史,大典太沉迷生物制药
于是互相扯皮各种谈刀生之后,真特么过了一段和谐的日子
直到某些刀渐渐发现自己对男审情愫渐生,开始不满足于简单的谈诗词歌赋谈刀生谈理想,他们表示想和主君谈谈关于哲♂学方面的问题
于是开始了各种明示暗示并向男审展开攻势
然而我们男审活了两辈子的人,身边又各种反面教材,悲剧见得多了就开始防止自己踩雷,毕竟一朝看到别人被蛇咬,自己也要提防井绳,未雨绸缪总是十分好的
于是在“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你们也不怕有生殖隔离”诸如此类的指导思想下坚定了自己“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生活作风,总之就是通过装傻来达到“你们随便撩,撩动了算我输”的最终目的
直到一期一振沉不住气单独请见诉说衷肠
男审十动然拒
他表示,各司其职各安其位各谋其政,我们还能够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之后通过举例说明把一期一振忽悠的晕晕乎乎黯然退场
tbc

记梗补充
我的一个直♂男朋友
男审坚信,你特么有时间搞幺蛾子钻牛角尖一定是因为你太闲
于是他斥巨资搞了一个书房,把他在现世无处安放的祖传图书们搬到了本丸并且开始强行布置读书笔记
小说漫画正史,不拘刀们看什么,但是一天三千的读书笔记不能少,并要求硬笔正楷,不会写硬笔书法,以及假装不会写的,男审表示我们可以面谈:)
哦如果当天出阵的话我们当然可以少写一点:)
于是本丸迅速兴起了学习风潮,其中数珠丸和左文字一家的见解在致郁系的文学和哲学著作中独领风骚
男审看读书笔记看的有点担心他们会不会想不开集体去跳刀解池
哦,还有笑面青江对于金瓶梅的独特见解也是十分的骚
至于鹤丸,他对于各种奇幻小说十分的着迷,尤其是关于各种于航天相关的书籍
男审在与伊达组开过会后,全票通过采取措施,必要时采取强制措施,防止鹤丸国永作死上天
毕竟这把刀就算真的成功窜上了天他也活不过大气层,想死的话不如直接去跳刀解池,省时省力还方便快捷
小短刀们沉迷儿童必读推荐书单,开始有了成长的烦恼,一期一振和鸣狐天天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冲田组沉迷新选组血风录,织田组沉迷战国史,大典太沉迷生物制药
于是互相扯皮各种谈刀生之后,真特么过了一段和谐的日子
直到某些刀渐渐发现自己对男审情愫渐生,开始不满足于简单的谈诗词歌赋谈刀生谈理想,他们表示想和主君谈谈关于哲♂学方面的问题
于是开始了各种明示暗示并向男审展开攻势
然而我们男审活了两辈子的人,身边又各种反面教材,悲剧见得多了就开始防止自己踩雷,毕竟一朝看到别人被蛇咬,自己也要提防井绳,未雨绸缪总是十分好的
于是在“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你们也不怕有生殖隔离”诸如此类的指导思想下坚定了自己“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生活作风,总之就是通过装傻来达到“你们随便撩,撩动了算我输”的最终目的
直到一期一振沉不住气单独请见诉说衷肠
男审十动然拒
他表示,各司其职各安其位各谋其政,我们还能够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之后通过举例说明把一期一振忽悠的晕晕乎乎黯然退场
tbc